File:The Hotel on the Roof of the World.jpg

 

世界屋脊上的飯店:在西藏五年奇特又美好的驚異歷程

 The Hotel on the Roof of the World

作者:亞歷克.勒.蘇爾  Alec Le Sueur

譯者:陳志民

出版社:健行

出版日期:2011年09月01日

 

 

學校圖書館隨意借來的書,本來是放在床頭準備「催眠」用的,但因為「太有趣了」,讓我甘心撥出週六、日黃金時間,一口氣拜讀完畢。

 

作者Alec Le Sueur,英國人,在拉薩假日酒店Holiday Inn Lhasa擔任營業部經理,工作五年後,於1992年底離開西藏。所以,這是一本以老外觀點,看20多年前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西藏。

 

書一開始,從成都搭中國民航到拉薩那一段,又是「人在冏途」的另一版本;我很能理解啦,約同時我也到大陸,曾搭武漢到黃山的小飛機,十分恐怖,空姐公然問機長「行李超重,怎辦?」

 

機長頭也不回帥氣回答「飛飛看唄….」

 

這句話我應該到死都不會忘記。

 

 

 

書中論及:西藏特殊風光、高山症、氣壓劇變導致生活小意外頻傳、西藏飲食習慣特色(絕對喝不慣的犛牛酥油茶)、誇張到拉薩沒有傳真機、也沒有冰櫃死者。電話不太通、找不到正常印刷廠、怠惰的郵局八廓街市集風貌、每罐味道都不太一樣的拉薩啤酒、必須煮5個小時的咖啡、寧可死也不要去的拉薩第一人民醫院,飯店沒有暖氣、交通不便下食物運送困難重重、飯店鼠患猖獗、縱情豪邁的登山住客…..。飛機超賣、飯店床位超賣、促銷、辦選美,作者用戲謔、嘲諷、幽默語氣描寫,讀起來都太有趣了,我常常讀到大笑。

 

 

西方人觀點下論及藏傳佛教,風馬旗、轉經輪、閉關修行、朝聖、因果報應(積點)、涅槃(像中頭彩),詮釋得很有意思;他也無情批判基督徒傳教士之「徒勞無功」、「居心叵測」。文中難免有西方人優越感流露,如拉薩當時的落後、雜亂、骯髒、共產制度的官僚;但也一樣筆伐藏人貴族封建愚民、義大利籍經理蠻橫粗俗….。印象最深的是飯店裡A黨 (共產黨幹部)、B黨(歐美籍經理)互相制衡、牽制管理飯店,以及作者對人權遭踐踏的不滿,環保遭輕忽、破壞的心痛。

 

 

但,這都是20年前的事了,現在的西藏遭共產黨、漢人消磨的更加黯淡無光,藏人自焚事件變成國際注目觀點,達賴14世的返鄉夢想,仍然遙不可及,我想,作者應該根本「不敢」重返西藏吧!更多的「現代化」、更少的人權,會讓作者心碎吧!!

 

 

倒是,文中一再提及的拉薩假日飯店獨賣的「巨無霸犛牛漢堡」-我真想吃吃看……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