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要來說說威尼斯。

 

話說兒子本來就「猶豫」未來要當導遊,來到威尼斯,見識到她的美,就「下定決心」,說這輩子就是要當導遊啦!

 

一出威尼斯火車站,就見到運河,上面川流不息的各式船隻,臉上儘是興奮表情的觀光客,就讓我覺得十分雀躍。搭上交通船,拉往飯店,眼前的大郵輪、遊艇、Gondola,串起小島的各式橋樑,在加上乘風破浪的快感,真的就是一個開心!

 

 

 

威尼斯的美,有她的條件,她任性、她驕傲、她貴氣、她知道自己與眾不同,甚至她知道每個人都會讓她。

 

 

單單就憑「威尼斯快被海水淹沒了」這一點,觀光客來到這,一切都包容了。坐在聖馬可廣場的百年咖啡店,點一杯咖啡要16歐元….;貴嗎?是有點,但想想「可能再也看不到威尼斯了」,誰還忍心計較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若再加上文化包裝,就更有想像空間。聽了領隊的建議,乖乖去哈利酒吧Harry's Bar,點一杯連書上都有介紹的-Bellini,店家送了一張黑白就明信片,我們驚喜發現,店裡的裝潢都沒有一絲一毫改變…。換言之,數十年前的海明威、卓別林可能這坐在同一個位置!水蜜桃酒,配上店家提供的橄欖,加上鄰桌彷彿大明星的俊男,&衣服寬鬆、春色外露的美女,我們何需酒精,早已微醺。

 

 

 

威尼斯是中古後期最早擺脫貧窮,靠著商機翻身的城市國家。十字軍東征時,靠戰爭財發跡的威尼斯,從不標榜道德高尚。聖馬可教堂,顏色斑斕、多彩的柱子,並不尋常,一般大教堂都追求整齊石材。問了威尼斯當地導遊,「就搶來的,1402年十字軍東征去打君士坦丁堡,順道就搶回來了;另外有些是買的,跟埃及阿、敘利亞阿…」搶來的就直接蓋起來啊!連「洗錢」手續的省了,這威尼斯商人的貪婪赤裸,果然名不虛傳。更誇張的是,聖馬可教堂的門面金箔馬賽克壁畫,一格格畫窗,毫不遮掩的告訴大家,「聖馬可的遺骨,是在9世紀時由兩位威尼斯商人,從埃及亞歷山卓港偷出來的,為避免被發現,海關檢查時,聖骨藏在豬肉下面,反正伊斯蘭教徒不敢碰豬肉….」,這還有廉恥心嗎?好像公開嚷嚷我是作弊考上台大。

 

 

 

 

但威尼斯我就是有錢,政治獻金送給教皇、法王亨利四世、哈布士堡家族、拿破崙….都不是問題,所以理當享有特權。獨特的「大議會」(參議院)寡頭政治,再選出一位終生職但不能世襲的總督(DOGE)當威尼斯領導人。當鐘聲響起,各位「議員」趕緊划船到道奇宮開會…,在這裡,有錢貴族,就是老大。當然,威尼斯也可以成立自己的海軍、軍火庫,不然海盜來如何捍衛財產。咱總督府、議員開會的會議室,都不能寒酸,直接貼上金箔,閃閃發光的天花板,直接嚇死哪些歐洲來參訪的鄉巴佬。誰都不要來囉嗦我-包括教皇,你拜你的聖彼得,我拜我的聖馬可!道奇宮裡還有法院勒,一旦宣判有罪,密道直接「吞噬」犯人,絕望的犯人走過「嘆息橋」後,進入暗無天日的牢房-我們觀光客也都跟著導遊繞了一圈,走過嘆息橋真是得嘆息啊,牢房有的大,有的小,有的開窗,有的沒有,犯人住哪一間?顯然又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!

 

別說威尼斯財大氣粗,那就大錯特錯。道奇宮裡,大肚子的導遊賣力說明威尼斯畫派-強調鮮豔光影、完美表情、衣服質地高貴(如絲綢)感覺。哪怕響噹噹的Florence就在旁邊,他們有玩立體、透視很厲害的達文西、米開朗基羅,我們也有獨樹一格的威尼斯畫派。不然,論現在,威尼斯影展,響噹噹的「金獅獎」,也是電影人夢寐以求的金杯。

 

威尼斯人聰明,深知跟歷史緊緊掛勾,就能保持不敗之地。Gondola,外表漆黑,因為是14世紀黑死病大流行時運送屍體的交通船,現在觀光客也不嫌穢氣,搭得挺開心,Gondola的黑色外殼、紅色內稱與藍色蓋布,在水上搖晃,不論白天、黑夜,不管行進、靜止,都耐看。「船夫是哪裡人啊?」領隊說是當地人,當地小孩從小就要學划Gondola,每年都有類似咱的「龍舟比賽」,分單人、雙人、團體賽….。所以,結論就是威尼斯當地人,就算沒有家產可以繼承,男的去划Gondola,女的去紀念品店賣玻璃,一輩子就不用愁啦!

 

 

那個二月的「威尼斯面具節」,可追朔至羅馬、中古遺風,所謂「面具之前,人人平等」,墮落敗俗的勾當,就從戴上面具開始。現在觀光客將面具節搞得很豪奢,應該算是青出於藍!

 

 

聖馬可廣場,當年拿破崙說是「歐洲最美的客廳」,深受觀光客、鴿子與我家兒子的喜愛。那晚在飯店洗完澡,我提議出來逛逛,反正廣場離飯店超近。結果,那美麗、浪漫的景象,會讓我一輩子難忘。人潮、咖啡座、鴿子都不意外,但跟白天最大的差別,是涼爽空氣、螢光棒飛舞,& 『音樂』。一間間咖啡廳「拼場」,五人樂隊隨意奏起,都是耳熟能詳的音樂,如古典名曲、電影主題曲、貓王…,有錢的坐在咖啡座聆聽,沒付錢的站在廣場上欣賞,浪漫的直接貼著跳舞,甚至擁吻,反正聽完了一起鼓掌;然後趕攤下一店家…。我一直催兒子說「這首聽完就走」,然後音樂一演奏下去,我有拖著兒子趕下一場,沒完沒了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兒子說度蜜月要重返威尼斯!

 

我不忍說-

「到時可能已經沉沒了」

 

反問一句-

「我可以一起去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