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滴了不少眼淚,因為去為一位長輩「捻香」。

 

麗子嬸嬸,從喉癌開始治療-電療&化療,總共42天,就往生了。治療過程十分痛苦,喉嚨漲痛,無法吞嚥;腹部插管打營養針,結果感染,進入「隔離病房」;喉嚨細菌跑入肺部,最後肺氣腫,連呼吸都困難。聽說三天前,醫生就跟家屬商量「拔管」;叔叔與麗子娘家都同意,但兒子不捨,所以又多拖三天。我想,這是人世間最難的抉擇!希望我這一輩子都不要碰到。

 

叔叔,爸爸的換帖兄弟,從小相識,與麗子嬸嬸育有一女二子,數年前,叔叔因不滿女兒執意要嫁的對象,叔叔放話「除非等他死,否則女兒不能回娘家」。所以,一晃眼,外孫都要生小四了,這個承諾真的還沒打破。印象很深,麗子嬸嬸無奈、但又堅強的說,女兒就住在附近,外孫的奶媽也住在附近,常常去女兒家看她;女兒又要上班,又要帶小孩,忙不過來,但不能幫忙帶外孫,很無力;但又耽心如果女兒真的回家,會害叔叔不測,所以也不曾想過要叫女兒回來,只是怨嘆老公脾氣太壞。我常常在「揣測」她們母女的心情,當麗子嬸嬸看我回娘家像走廚房一般頻繁時,心中是何心情?女兒在大年初二、母親節、父親節時,又是情何以堪?

 

今天回娘家時,得知麗子嬸嬸過世,當然就是去隔壁巷子為她捻香、送別;一進門,見到她的女兒表情哀戚守在靈堂,為我點香。我真是難過到說不出話來,女兒正大光明回娘家的時機一定要等到這個時候嗎?我問媽媽這是不是麗子嬸嬸的遺言?沒人敢問,沒人知道……。

 

我跟麗子嬸嬸說,安心走吧,告別病痛;順著經聲,全力去追隨菩薩。如果母親的生命,可以換回女兒與父親、弟弟間的親情,就媽媽的立場而言,一定願意;就旁人的立場,真是,真是,「莫名其妙」!「嗚呼哀哉」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