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歡這個題目:我的父母很霹靂!因為,跟眾多親朋好友聊過天後,的確很難發現跟我家一個樣的父母。

時間發生在我高三時,晴天霹靂,老爸突然被診斷出罹患淋巴癌!住進台大醫院,需要作一連串的化療、電療治療;家裡原先是開服裝店的,只好讓媽媽奔波在服裝店與醫院之間。

有個週末,媽媽分派我到醫院照顧爸爸。其實我有點緊張,因為爸爸平時超嚴肅的,動不動就罵人;而且當時舊台大醫院血液科的大病房,有30多病人擠在一間,隨時有床位的的簾布被緊急拉起、護士飛奔、警鈴大作的場面,在這樣環境下要不緊張也很難。

那天,老爸突然在病床上叫我靠近一些,表示要跟我說悄悄話;我心中一驚,莫非老爸要交代我什麼重要的話?江湖中傳言他最愛么女果然是真的…。「我告訴你,醫院的伙食吃了會死人,去抽屜拿錢到地下室餐廳買一份牛排上來。」我勒!原來是嫌醫院伙食難吃,所以那一天我連兩餐分別買牛排與牛肉麵上來,老爸也真的全部吃光。

接下來,他又交代我,「下次來醫院時,把家裡那一本遠東英文大辭典帶來,醫生寫的病歷都看不懂…」,所以,那本約三斤重的遠東大辭典,就真的出現在病床前,爸爸字字推敲倒底自己的病有多嚴重。後來發現病歷上寫得是「惡性腫瘤」、「蔓延」等字樣,乾脆就挑明問醫生:「我還能活多久?」

答案也很霹靂,「半年」。但爸爸心中認為醫生多是庸醫,誤判比比皆是,「跟它拼了」!決定直接跟病魔對嗆。

接下來,一波又一波的治療,讓人喘不過氣來;再加上所謂偏方,適時而出;最重要的事,老爸驚人的意志力。最後結果是,半年後在台大作例行追蹤時,醫生表示癌細胞不見了;之後,連追蹤都不必去了。

美好的結局嗎?並沒有。因為治療期間吃太多類固醇,付出的代價是骨頭嚴重疏鬆,走路出現一跛一跛情況,而且會疼痛。老爸又開始研究群書,自己開藥單:「維他命D、鈣片、維骨力與爬山健走」。「越痛越要走」是他的理念。結果是,至今,他仍然在爬山,每天不間斷的到公園運動,台北近郊的山已爬到「無山可爬」,已經往新竹、苗栗、宜蘭發展。

我的爸爸雖然沒有傲人遺產傳世,但不凡的意志力與勇氣,讓我心中永遠有個燈塔,能擁有他的一半意志力,就受用無窮了。 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