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電影「惡魔教室」The Wave /2008

 

    這部電影應該很具有教育意義,尤其是針對青少年!

 

    「改編自Morton Rhue的小說,發生在加州某所高中的真實故事。Rainer Wenger是一名教歷史的高中老師,臨危受命要幫助學生完成一個極權政治的研究計畫。」透過學校老師的引導,一群平日叛逆、自我的學生改頭換面。先一起穿上制服,再創符號Wave、手勢,尋求意念,定目標,在團體中,同儕的溫暖與力量,讓大夥兒產生源源不斷的點子與能量,都想為團體做出奉獻,因此彼此間都有顯著進步。法西斯的魔力,讓「領袖」(影片中的老師)陶陶然,在掌聲中迷惘。團體中,泯滅了階級、膚色、種族差異,「平等」變成時髦新寵。

 

 

     但影片中「Wave浪潮」新團體,確有最根本、致命的問題-不能接受異議者,凡不參與者,就是「異類」。有人敏銳提出這個問題,卻曲高和寡。

 

    德國在二戰後尋國家尊嚴,青少年從歷史中找個人價值觀,「法西斯」、「納粹」究竟是帶來光榮或毀滅?文字論述太無力,這部影片為1930’的德國集體暈眩,有了最佳註解

 


 

●空中補給:「柏林危機」The Airlift/2007 (德語發音)

 

空中補給-解救西柏林

 

 

  對這部電影,我有期許:希望看到1948年西柏林遭封鎖時「補給」、「空投」畫面。結果呢,的確是看到運輸機密密麻麻排隊補給、補給品綁小降落傘被丟下、也有很多紀錄片畫面、也看到杜魯門總統、史達林各與幕僚推敲策略….。但,愛情方面論述太多與無聊:一位德國少婦以為赴戰場的夫婿陣亡,愛上駐西柏林美方將軍;誰知夫婿居然能從蘇聯集中營全身而退,讓女主角一時錯亂,不知情歸何處?隨柏林危機解除,美方將軍被調離柏林,女主角「順勢」回歸家庭。看吧,故事很「八股」吧!

 

 

 

 

   新的收穫是:原來冬季下雪對補給帶來如此大的困難!史達林曾下令襲擊補給飛機!柏林危機能收場,與美國擁有原子彈優勢有關。

 


 

●「當樂隊來訪時」The Band’s Visit/2009

 

 

    一支埃及警察樂隊出訪,因為迷路與烏龍,來到以色列某荒涼小鎮,並且不得不在當地人熱心協助下,分開過夜。理論上雙方是「敵國」、不同宗教、不同文化的人,相處時自是尷尬萬分,但人情世故是不分種族,人性在黑夜裡交流。

 

 

 

 

    埃及電影,阿拉伯語發音,沒看過,步調慢、沒有帥哥;但音樂配得用心,樂隊演奏的、舞廳裡的、餐廳裡的、民謠等,讓電影洋溢活力。導演當然是想凸顯文化差異;但整體而言:悶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