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武士的一分」Love and Honor/2006

 

準備教材時,發現一部鼎鼎大名的武士電影「武士的一分」,主角還是我的偶像-木村拓哉,當然立刻衝去白鹿洞拿回家拜讀。

 

劇情;

 

新之丞(木村拓哉 飾)的劍術雖然高強,卻僅是一個下級武士,職責是為藩主試菜,以確保膳食沒被人下毒。雖然他對職務並不滿意,但還是和美麗的妻子加世(檀麗飾),以及親如生父的僕人德平((竹世)野高史 飾)一起過著平靜幸福的生活…。

    一天,新之丞一如往常為藩主試菜,但他吃了一口貝類生食後,突然感到強烈劇痛,隨即昏迷過去。被抬了回家的新之丞,雖在加世照料下僥倖撿回一條命,但他的世界卻從此和光明絕緣,成了盲者。為此他一度想自我了斷,幸好被加世發現,拼死阻止了他。



    不久,在新之丞親友團的壓力之下,妻子加世懇求頗具威望的番頭島田為新之丞增加俸祿,讓他們的生活不至拮据。島田不但大方首肯,還對新之丞讚譽有加,令新之丞重燃生存之光。然而,新之丞竟意外發現島田威脅、利誘加世與其幽會,震怒與難堪的新之丞,修掉妻子,加世的趁夜離開,讓新之丞的愛化成灰燼。做為一名武士,他決不能容忍妻子為了金錢和虛榮而出賣愛情,即使這一切是迫於無奈。新之丞決定重新執劍,誓向島田要回武士的尊嚴。最後,終於在決鬥時砍下對手臂膀,對手隔日切腹自殺。

 

這部電影改編自藤澤周平的原著「盲劍回音」--那雖只是一篇40多頁的短篇小說,卻是導演山田洋次的最愛。他於是費了半年的時間將它改為電影劇本,並定名為《武士的一分》。「一分」意指「尊嚴」,「武士的一分」即是作為武士,所要承擔、遵循的責任與榮譽。《武士的一分》是山田洋次「武士三部曲」(從2002年《黃昏清兵衛》、2004年《隱劍鬼爪》)的最後一部。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□我的心得

 

日本封建制度下,個人遵守份記,不得逾越。忠僕德平,伴生伴死,主人發達時固然跟著風光,主人沒落時,變成最佳守護者。

 

 妻子溫柔,表現在一舉一動的互動,拿杯子給他,為他夾菜,與善意謊言。如:盲夫問「螢火蟲出來了嗎?」,妻子答「還沒」,避免盲夫遺憾。在丈夫眼瞎後,親友狀似關切,但都拿不出具體協助方案,弱女子只好找唯一曾表示願意伸出援手的島田;島田似乎「能有辦法」上達天聽(領主),為盲夫爭取年俸與住家。人在心急之下,容易被騙,加世被騙失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盲夫獲悉妻子「不忠」,基於自尊,也只好斷絕夫妻之情,將老婆修掉,但心中「戴綠帽」陰影揮之不去,自立自強繼續練劍,眼盲心不盲,抱必死決心,仍然約島田決鬥。片名取得好,真是「武士的一分」!

 

        其實老婆是被騙,不是故意不忠;盲夫是嚴守社會紀律,不能不休妻;忠僕為了「服從」,不能不跟蹤出軌的太太,也不能隱瞞不報告主人。所以,破碎的家庭,也是無奈中的結果。這種感覺,像牙齦發酸一般,痛苦極了,也無力回天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一幕,讓我淚流滿面。敵人已經自裁,那人生還要追求什麼?妻子被騙,也是莫可奈何?籠中鳥只剩下支影孤單。忠僕暗中迎回女主人,因是「有罪之人」,加世假裝廚娘;盲夫吃口飯,呷口菜,心中了然,老婆已經回來,既然橫越夫妻間的鴻溝已經消失,豈有不繼續珍惜人生、相扶持之理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