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裡的春光  Autumn spring / 2000 

 

  
    2002捷克金獅獎:    最佳男主角、女主角、男配角、劇本獎


    
租了一片並不常見的「捷克片」-「秋天裡的春光」,更不尋常的是主角都是老人。就因為如此,非看不可。

看完之後,我想每一位將退休、將步入老年的人都應該看一下,思索一下「老年」生活中,追求的是什麼?老伴?老友?老本?老狗?劇中通通有討論。它的風格,並不像「一路玩到掛」那樣誇張,而是更為溫馨,更為平易近人,我們很容易發現周遭的誰,就好比劇中的誰。

若嫁給像男主角范達這樣的人,我不跟他離婚才怪!他雖是性情中人,聰明、幽默、高雅,但眼高手低,明明沒有錢,但玩得是有錢人的遊戲。偷偷挪用老婆存款,動用棺材本;開老婆殘忍玩笑-裝死,信以為真的老婆傷痛的喚來葬儀社與訂好棺木。但要承認,他玩得真開心,一下子扮買豪宅的買主,一下子扮查票員,扮瞎子,扮慈善家,扮得有聲有色,扮得神采奕奕;說真的,抽離這些,剩下什麼?人生沒有期望與高潮,只剩下「等死」狀態-對照組,范達家樓下那位鄰居,每天空洞看著窗外,死後三天才被發現。

 

范達兒子因失敗的婚姻,為安排前後任老婆,動兩老房子的腦筋,想把兩老送進養老院。范達太太,就像一般的媽媽一樣,對求助的兒子總無法拒絕,她真的願意進養老院來成全兒孫媳。但范達並不如此想,老人就因時間不多了,更該及時行樂;小孩的事要自行負責與承當。這個問題,普遍存在社會上,為了幫孩子,長輩要犧牲什麼程度?

 

劇中,范達與昔日的劇院同事,有美妙的互動。拿花去為曾經紅透半邊天、但現已垂垂老矣的同事祝壽,老友見面,相知相惜,哼著昔日走紅的歌曲,遙想當日風光,看著過去年輕、美麗照片。時間何其殘忍!看那瓶存放60年的葡萄酒,已呈現「膏狀」,倒都倒不出來,血肉之軀的人又奈何?

 

范達的好友-劇中的男配角艾德,也是重要角色。他沒有老婆,但有老狗;對老友包容、情意相挺,也是范達最好的搭檔,一起遊走江湖,吃吃騙騙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但,最後,老友中風住進醫院,再多夢想,嘎然而止!我總覺得戲裡一直強調,老人最沒有把握的,就是掌握「剩餘時間」。有夢就圓吧,時不我予。網路上有一殘忍訊息,男主角領了捷克金獅獎最佳男主角後,隔月就過世了。這究竟是人生如戲?還是戲如人生?

 

范達的老婆,就「正常」多了。仔細精算每一分錢,稱職扮演好太太、好媽媽、好阿嬤、好鄰居角色。肥嘟嘟的身材,叨叨唸著老公、兒子,真的讓我想唱「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」。她最後撤回離婚申請,也拒絕「特意迎合」的老公,終於願意參觀養老院的要求,只因這不是他的「原始意志」。甚至願意「改變」來取代艾德的角色;但扭尼的雙手,說明人格特質並不是「假裝」的出來,她的老公看出老婆心意與實力,在大莊園前手一揮,車子掉頭離去。

 

    人變老是必然,希望屆時,我有智慧、健康、錢財來面對;另外奢侈的希望,能再擁有一顆赤子之心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