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來聊聊我的義大利之旅了。

 

教歷史的我,在教書超過20年之後,才踏上這偉大國度,真是有些不敬啊!

 

怎能不來,衝著她是羅馬帝國發源地,教皇基督王國的核心,中古後期歐洲經濟復甦的引擎中心,更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,宗教改革的也跟她的誇富脫離不了關係,科學革命的重要人物伽利略,也在這兒研究、挑戰權威。她還是一堆名牌的故鄉,包括之前我聽過的:Ferrari、Alfa Romeo、Lamborghini、Maserati BVLGARI、Prada、Gucci、 Fendi、 Versace…,和之前我沒聽過的D&G 、Salvatore Ferragamo、Moschino、Trussardi 、TOD'S 、The Bridge、Bric’s’、Peruzzi、Max Mara…,基於敬意與朝聖,一定要去義大利啊!

 

先聊氣派、豪邁的羅馬城。

 

 

古蹟隨意撒落在城市各處,有的再生利用,有的就「刻意」丟在城市各處,任它斑駁、殘破、不全,世界各地湧來的觀光客,飢渴得拿相機狂拍這些廢墟,不論是白天或夜晚,眼睛滿是崇拜與尊敬。我在萬神殿外,激動的環抱一跟柱子-羅馬時代的耶!我盡情跟她抱抱,能環抱2000年前的石柱,不是常有機會碰到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梵蒂岡,更是羅馬的一個漂亮的驚嘆號!梵蒂岡博物館,是我到過最擁擠的博物館,隨著人潮前進,古雕像、壁畫、地毯畫,讓眼睛應接不暇。經典的「勞孔群像」,就在屋角扭曲著;拉斐爾的「雅典學院」,就在嘰嘰聒聒的觀光客的頭頂上,優雅的伸展著;一轉頭,不就是查理曼加冕圖;另一面,畫著「君士坦丁的奉獻」,這些畫冊書籍裡的「夢幻逸品」,就這般親切的擱在展覽室四周,拼命拍照的觀光客,與疲憊不堪、一動也不動的警衛,成強烈對比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●拉斐爾-雅典學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○查理曼加冕

 

唯有進到西斯汀禮拜堂,衝著屬於「教堂」神聖空間,與米開朗基羅驚人的天花板名畫「聖經故事」&「最後的審判」,終於見到警衛認真「管理」秩序,掌握遊客前進節奏與限制攝影。仰首看到世界名畫,當然雀躍、感動;但脖子的酸痛,也加強我毅然決然走出禮拜堂的決心。

 

出西斯汀禮拜堂,還沒能平復情緒,就又被帶到天主教堂的旗艦店-聖彼得大教堂,剛進去眼睛還來不及適應光線,就看到米開朗基羅的「聖觴」擺在角落,那還客氣什麼,衝過去就狂拍!聖彼得教堂高大空間,顯示教皇的氣勢與尊嚴;至於有沒有和聖經說『富有的人上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』抵觸,就不是我能理解的範圍了。

 

 

羅馬城的主角是誰?凱撒?屋大維?還是老拿著大鑰匙、強調我才是耶穌接班人的聖彼得?應該都是吧!古羅馬市集裡凱撒祭壇處,遊客流連不去,我們的領隊也激動不已,闡述「布魯圖斯」的背叛、「我愛凱撒、但更愛羅馬」的緣由,也帶出屋大維的復仇與執政。老外真的是不忍離開凱撒祭壇,咀嚼那段大起大落的歷史,需要時間:舔牴背叛的傷口,需要更多時間。套句領隊Tasi Paul的話,「參觀羅馬,不只要打開眼睛,更要開啟心眼」。參觀過程不斷回想起曾看過的電影「凱撒必須死」,莎士比亞的劇本,由歷經滄桑的重刑犯唸出來,演活了那百感交集、激動、奔憤情緒,久久不能自己.

 

         ●我站在古羅馬市集,努力擺出「百感交集」姿勢..

 

羅馬不是只有這樣,經過15-16世紀教皇的「大刀闊斧」擴建、美化,當然是今天梵蒂岡立於不敗之地的傲人資產,即使教皇曾因加富爾有過一小段不愉快..!17世紀的巴洛克風吹到羅馬,才華洋溢的Pietro Bernini、Gian Lorenzo Bernini父子,大筆一揮,廣場上至今仍屹立著四河噴泉、破船噴泉、海精靈噴泉..,廣場至今聚集人氣,雕像當然就是焦點。離開羅馬的前一晚去西班牙廣場散步,階梯上滿滿人潮,開心的因子的四處流竄,不同國籍的年輕人歌聲、叫聲此起彼落,這就是成功的公共藝術,帶動活絡的城市-我愛羅馬,打從內心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○四河噴泉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○晚上的西班牙廣場與破船噴泉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