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職業:老師;我想一般老師應該都不會喜歡看到反骨。

 

    出現在校園的的反骨,輕則:遲到、上課睡覺、作業不交、考試當掉、拿不到畢業證書;重則:公開跟老師對嗆、帶死黨來學校尋仇、破壞公物、與行政或教官衝突….等。

 

    我尊重有「反骨血液」的同學,但希望他們能懂得拿捏,與發作時間。如果心中很不爽某人或某種制度,在溝通無效之下,可用「合適」的方法宣洩,如:上網批評、背後跟好友訴苦、淋漓盡致的打一場球,或最多跟「敵方」相敬如「冰」,自此不相往來。

 

    這樣的方法,或許看似「軟弱」,但至少「比較」不傷人。我常看到很多笨反骨,因為不爽某位老師,因此「帥氣」的拒唸該學科,搞到成績當掉。其實拒絕學習的結果,損失的究竟是老師還是學生?尤其如果該科是「墊基性」的科目,如數學、英文,一個腳步沒踩好,未來的課程難以銜接,即是換了順眼老師,恐怕也無力回天。

 

    另外有一種自私反骨,在教室嗆老師,搞得全班氣氛僵死、老師怒火中燒。要知老師只是凡人,在教室的不愉快必使教學熱誠低盪,對一學生或少數人之怒,會導致未來到該教室授課時意興闌珊,或照本宣科,或不知所云。我總覺得少數「逞口舌之快」的反骨,考慮一下你也不過是教室中的1/30 or  1/20,憑什麼因為個人的「奇摩子」,剝奪其他同學正常上課權利。

 

    按照「存在主義」的說法,「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」,這句話大家應該都同意,就學生而言,可思考一下要不要交作業?要不要早睡避免遲到?要不要在段考前念點書?但這句話還有下聯,「選擇之後,要勇於『負責』。」做一件事前,先略為思考一下,後果可承當嗎?暫且不論父母心碎與輿論壓力,想一下如:答應段考作弊→結果被抓到→大過一支 ; 懶得交美術作品→死當; 死當後拿不到畢業證書→?

 

    我真的不喜歡在校園碰到「反骨」學生,但一定會碰到;通常都會先理性溝通,「曉以大義」;但也碰過對方直接嗆我『少囉唆,反正我不會聽你的課』!這時,除了回辦公室訴苦之外,通常支持我繼續任教的唯一動力,是自我安慰:『還好,他不是我兒子,頂多忍耐他三年!』  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