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一個月前,婆婆因血尿進榮總急診,至今一個月,不但尚未出院,剛剛外科主治醫生指示說要進加護病房。

 

    血尿,理應住進感染科,但因沒有床位,先住一般腸胃外科,窩了一個禮拜,終於轉進感染科。醫生表示,女生尿道感染最難根治,除惡務盡,抗生素換了三種,整整治療了兩個禮拜。但在這期間,婆婆又常喊肚子痛,甚至血便,醫生又進一步安排照胃鏡,結果大至safe;所以又安排照大腸鏡。

 

    大腸鏡照出來結果,橫結腸部分有約五公分大「長得難看」的腫瘤。所以,再轉大腸外科病房,醫生馬上下令切除,才能進一步做病理切片,與求斬草除根。因此,再照一次大腸鏡「染色定位」,然後就推進手術室囉。

 

    手術似乎很圓滿,至少我曾那樣以為。減掉50公分左右的結腸,醫生術後解釋,是為裁掉一整組淋巴結,讓末梢惡性腫瘤沒有枝幹而枯萎。婆婆三天後排氣,喝水、吃流質,吃稀飯,按表操課,看似完好;但就在術後四天,開始腹痛,術後六天,開始發燒,引流物越來越濁。

 

 

 

    主治醫生很謹慎的察看,又開了一堆檢驗,驗血、驗尿、X光、CT,在昨天晚上8點-術後第七天,確定是腹膜炎,下令開緊急刀,避免引發敗血。

 

    十萬火急準備要進開刀房,住院醫生先來解釋手術概要,當時先生不在,我是唯一家屬。醫生說,要將大腸、小腸雙口直接縫上肚皮,做兩個造口,一個排氣,一個排便,待肚子裡面長好、穩定後,『有機會』再重新接回大腸、小腸。老實說,乍聽之下有些驚恐,深深覺得媳婦我有何資格作主?先撥通電話給美國大哥-他前天才返美,他表示理解;等先生來後,再聽醫生解釋一次,感覺比較鎮靜了,反正也沒其他方法,避免敗血症是第一要務,不開刀又能如何?偏偏榮總五間開刀房全部使用中,只好-等!終於在昨晚11點婆婆再度送進開刀房。

 

    婆婆是迷迷糊糊被送進去的。她本身有Parkinson、重度憂鬱症與失智症。手術前麻醉師照例問話:

 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 

婆婆奮力睜開眼睛,答對了第一題。

 

 

「他是誰?」麻醉師指著先生-婆婆的兒子問?

 

「爸爸」????

 

 

「你現在在哪裡?」第三題

 

「南京東路」?????

 

    雖然我們不斷告知要再動手術,但真的不知婆婆清楚嗎?但或許不清楚還比較好??

 

 

    今天早上,主治醫生說婆婆身體虛弱,無法摘除呼吸器自行呼吸,必須轉進加護病房;但現在加護病房沒有床位,所以先留置「恢復室」觀察。所以,先收拾病房東西,回家繼續待命。這就是婆婆這趟住院經歷,真是一波三折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