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婆婆血尿,星期四早上又往榮總急診報到。

 

    急診室什麼光景?門庭若市!

 

    怎會有這多人需要急診?醫生忙亂,護士常常小跑步,病床、輪椅、工作車與各式病患家屬,摩肩接踵;工作人員呼喊病人名字聲、哀嚎聲、爭吵聲不絕於耳。當你詢問工作人員或要求為病患做某個處置,最常得到的答案是『等一下』,然後一等就是約半小時。婆婆約十點半進急診室,做完驗血、驗尿(需要導尿)、與照X光,已經十二點半。

 

病床要不到!

 

    婆婆是Parkinson病患,渾身僵硬,脖子一直後仰,但無法要到一張病床,可憐兮兮的坐在自家輪椅上,由家人撐著、一邊吊點滴。進急診室約六小時候,經由「積極」的阿公不斷跟護理人員ㄏㄨㄢ,終於要到一張床。(阿公真偉大!其實比我們早到的別家生病老太太,到當天下午6點,還是坐輪椅)昨天同是天涯淪落人的隔壁床家屬,可憐到找不到一張空的輪椅,讓她臥床的病妻去上廁所;我得知趕快貢獻出自家輪椅。

 

望穿秋水等醫師

 

       經過在急診室「難過」的一夜,來到第二天早上。大家眼巴巴盼主治醫師快快出現,批示還要做哪些檢查?或可否出院?我從8 點開始等,早餐也吃了,報紙也看完了,聽耳機打瞌睡也快一個小時,連醫師影子都沒有。我真的覺得在急診室等候要有覺悟:『時間是沒有意義的!』可能與古代後宮妃子等待皇帝臨幸,差不多般心情吧!

 

    約十點半,醫師終於出現,但在遙遠的病床開始一床一床察看,他既仔細又專業,身邊兩位助理忙著記錄或開單,動作迅速俐落。但何時能等到我們家呢?好像還有十多床ㄟ,中途醫師又常因「外找」不時消失。我頻頻看錶,怕趕不上上班,焦躁的做不了任何正事;此時,iphone上面的game拯救了我,唯有pop star能撫慰我的緊張,消磨等待時間。過12點終於盼到醫生來了,他的確仔細、專業、經驗豐富,先耐心喚醒昏睡的婆婆,然後觸診、詢問病史&教育無知的我,再察看、解釋檢驗報告後,又追開腹部CT,也回應我希望住院需求。但,一直到晚上,只聽說「感染科」病房滿床,請繼續等待。

 

    我對醫生、護士的專業、細心抱持尊敬態度;對他們工作超量,則深感同情。但急診室人力、空間不足,茲事體大,讓醫生、護士、病患與家屬疲憊不堪。事實上,在急診室,失去耐心的病人或家屬怒飆醫生或護士,時有聽聞。聽說對面振興急診室一樣是生意興隆!

 

    在醫療水準能提高之前,大家要想辦法「認識」醫院護理長、樓長、醫生之類人物,必要是請託幫忙。在急診室家屬要八面玲瓏、身段柔軟(面對醫護人員)&眼明手快(搶板凳、搶輪椅);至於搶病床、搶病房,就像八仙過海般-各憑本事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