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離阿雅米 Ajami  / 2009

 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部電影很難看懂!

 

 

 

我從DVD封面介紹隱約知道是關於巴勒斯坦與猶太族群故事,基於職業需要,租回家瞭解一下,還是隔天要還的新片呢。

 

    一開始看,就是「慘」,然後「亂」,與「絕望」。顏色偏灰黑色調,沒有特別出色的俊男美女,槍聲、黑幫、毒品、違法、警察、族群衝突,沒有所謂「正義」,也看不到「未來」。


 

    上網搜尋一下,心中大感安慰,原來其他人也覺得很難看懂,不是我程度太差啦。它是阿拉伯語、希伯來文混雜,這還好,反正一樣聽不懂,看字幕而已。比較意外的是四、五個故事各自發展,問題是人都長得差不多,名字感覺也雷同,背景不管是以色列或巴勒斯坦,看起來也都大同小異。小說換一章節,至少知道是一個段落,電影一幕幕演下去,搞不太清楚 what happened ? 更猛得是,還有羅生門式的演法與倒敘法,像大目娘這樣打從娘胎就在看電影的人,應該租回家挑戰一下。

    但是導演要表達的還是能體會-

 

    在巴勒斯坦伊斯蘭兄弟「絕望」的感覺,年輕人不知未來何在;而猶太人、基督徒也不見得快樂、平安,離「安和樂利」有些距離。這樣相互的折磨,固然是歷史糾葛,卻也繼續糾纏下一代人。好辛苦的地方!




 

劇情簡介(官方版本)

 

    本片獲200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、以色列金像獎最佳導演等五項大獎、坎城影展特別表揚獎等。以毒品、宗教、幫派間的衝突、掛勾,呈現第三世界懼戒、粗蠻的底層生活。

    故事以四個不同背景的主角,勾勒出整個非法環境,艱辛求存的氛圍。NasriFouad Habash飾)的叔叔安安份份經營一間咖啡店,只求溫飽,然而,卻因此惹惱了當地行為猖狂的幫派,眼看Nasri一家即將大禍臨頭


    另外,Malek (Ibrahim Frege) 來自巴勒斯坦,他棲身一家豪華餐館裡,掩人耳目非法從事勞動,只為賺取母親骨髓移植手術的醫藥費,他每天過著戰戰兢兢的生活,還要提防天降橫禍


    而以色列的前線,Dando (Eran Naim飾)身兼一家之主、又身為警察,他無時無刻掛念著失蹤的兄弟,在這同時,槍林彈雨、出生入死的險境,仍無時無刻威脅著他,生命的價值,眼看隨著徬徨飄忽的思緒,越變越輕


    另外,一位巴基斯坦男孩BinjCopti飾)一心遠離阿雅米這個萬惡之城。他無所不用其極、卻也處處碰壁。不惜代價的結果,就是須付出更大代價。


    本片由以色列裔的Yaron Shani與巴勒斯坦裔的Scandar Copti合導,融合不同的視角,以兼容猶太教、基督教及伊斯蘭教等多種宗教的城市阿雅米(Ajami
)為故事背景,並啟用多位當地非職業演員,精確而震撼地呈現中東國家慘烈、清貧、民心沉淪的現況

 

 ●以下這位網友說的真好,借放一下當記錄

 

出處:http://4bluestones.biz/mtblog/2010/09/post-2056.html

 

    片名中的「阿雅米」指的是以色列特拉維夫-雅法 (Tel Aviv-Jaffa)南方的貧民社區,阿雅米同樣也是一塊種族和宗教同樣混雜的區域。本片兩位導演都是初試啼聲新人(因此也得以獲得坎城影展肯定新導演的『金攝影機獎』),柯提(Scandar Copti)是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,夏尼(Yaron Shani)則是以色列的猶太人,儘管猶太人和巴勒斯坦總是視彼此為世仇,水火難容,柯提和夏尼卻攜手以《遠離阿雅米》忠實反應出以色列住民現況,語言是阿拉伯語和希伯萊語混雜,宗教則是回教和基督教並陳,但是暴力與死亡卻是所有人都難以迴避的生命議題。

 

 

 

    《遠離阿雅米》選擇了五條敘事線,一條是家人誤遭黑幫錯殺的以色列回徒教奧瑪 (由Shahir Kabaha飾演),一條是奧瑪愛上的基督教猶太人哈蒂兒(由飾演),卻受到哈蒂兒的父親強力反對,一條是非法打工,想要賺錢讓母親能夠接受手術治療的巴勒斯坦人馬力克 (由Ibrahim Frege飾演),第四條線則是一心想要尋找失蹤弟弟下落的猶太警察丹多 (由Eran Naim飾演),第五條線則是無意之間涉入毒品交易的巴勒斯坦商人賓奇(由導演柯提兼演),他還結交了一位猶太女友。有基督徒,有也回教徒,有猶太人,亦有巴勒斯坦人,有執法的,亦有犯法的,有的人有權勢,有的人卻急著去鑽漏洞,五條線索綁成一個麻花,稍有閃神,就難免讓人暈頭轉向。

 

    編導的手法是從「復仇─販毒─追緝」的預設邏輯中滾動劇情,而且是每一段落都會留下疑團謎霧,讓觀眾先接受了驚嚇,再從後續的段落與情節裡,補齊了前頭故意隱藏或者失落的線索。這種時而跳躍式的急轉直下,其實是很多人認知新聞事件的基本心態:不知前因,就先看見了結果,難免就因此有了成見,就認定了結果。

 

 

 

    但是導演卻很愛玩回馬槍,吊足大家胃口之後,再慢慢餵養答案,因為人生的真相只有一個,發生在五位主角身旁的所有的疑團,必定都有因果,亦有答案,只因角度有別,所以就難免瞎子摸象,唯有導演站在全知高度,所以他們慢慢剝開塵土,讓觀眾完成全部拼圖時,就會有一種「原來如此」的解脫感,例如光是明明不想販毒的小孩偏偏去販毒了(是誰教唆?有何條件?)明明賣的是毒品,何以成了假貨?(調包不是圖利,而是避禍?)早已布下天羅地網的警察,何以突然激動起來(從監視器裡看見了什麼?)不應死於槍下的警察,又何以死於一位不該出現在現場的小男生手上?歷史心結,江湖恩怨,宗族情仇,全都在一場停車場的槍戰中做了綜結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