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ieg Larsson’s Millennium Trilogy:


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,


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,


the Girl Who Kicked the Hornet’s Nest

 

    真的像小說附的書評警告一樣:一但你看了,就欲罷不能!從上週五看瑞典作家拉森(Stieg Larsson 1954-2004)「千禧三部曲」的《玩火的女孩》、《直搗蜂窩的女孩》,朝思暮想都是它的內容,終於剛剛把第三集解決,總算能分點心思處理其他的事。

 

 

 

    『三部曲』,敘述的事一個完整故事,關於莉絲‧沙蘭德與記者布隆維斯特的故事,當中牽扯到納粹、冷戰、政府部門、媒體、警察、情治人員、間諜、心理醫生、駭客、社會救濟、女權、愛情、友誼、暴力、色情、黑吃黑、背叛、清理門戶、良心與犯罪。一層一層剝開,又是一層層新的故事,意猶未盡;主軸故事進行著,旁支故事也同時進行,如:愛莉卡在「瑞典晨報」被騷擾的事件。第三集標題下得好:『直搗蜂窩的女孩』,莉絲‧沙蘭德將骯髒的國安單位捅個滿天星!故事也有個了結(感恩!不然讀者會急死)。 

 

    飛快的將書看完,心中的os是「就這樣結束了」?

 

    好不容易打贏官司,莉絲‧沙蘭德重獲公民權,就『出國了』?她不是全國頭條新聞的封面人物嗎?連假護照都沒拿,就安然過海關出國?沒有開個轟趴?沒有大肆慶祝?如果是日劇,最後總要來個「特別篇」,撫慰忠心的粉絲。認真的往下翻,真的沒下一頁了,Game over!

 

    等等,傳說中莉絲‧沙蘭德的雙胞胎姊妹卡蜜拉在哪裡?莫非是下一集題材?但作者拉森已死,這個梗就由讀者自行接力、或天馬行空亂想。

 

     好人也還沒享受「好報」,故事就嘎然而止。像:保全公司老闆阿曼斯基、監護人潘格蘭、協助在病房製造假病歷的約納森醫生、駭客「瘟疫」&「三一」,都還沒『被感謝』耶!喂!這北歐片太不懂人情世故了吧!

 

    心平氣和接受小說真的結束的事實。仔細再想想小說情節:好一個社會縮影,每一個行業都有敗類,不論是公家、政府機關、或私人公司。好警察vs.壞警察,好記者vs.壞記者,好醫生vs.壞醫生。莉絲‧沙蘭德很不幸碰到很多壞的社福人員,但讓讓她超生、重生的也是各行各業、各階層中的好人。這就是人生啊!就像我碰過壞醫生,也碰過好醫生。壞蛋何以為壞?一是本質壞,二是環境壞(遺傳不好),三是欲蓋彌彰,四是想營私利,五是笨到被利用。書中壞蛋不外這幾種,而現實中的壞人也差不多這樣。

 

    小說中最好看的部分是因受傷住院遭隔離的莉絲‧沙蘭德,在布隆維斯特「用盡心思」後,有辦法利用筆記電腦、手機上網,與外結連絡,進行自救計畫,甚至助人!『方法的確是人想出來的』。另外法庭答辯那一段,當然是高潮好戲,看壞人瞠目結舌、束手就擒,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

    作者最終並沒有賞給女主角一個固定男朋友!有違台灣電影或好萊塢通則。北歐人腦袋在想什麼?(我想,應該很難溝通) 

 

    還有一點有些麻煩!看過這樣澎拜、黑暗、震撼、高潮迭起的小說後,日後就更挑書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