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一場上週六參加的超high婚禮。

 

    High的人是賓客,包括我啦,不是新人。賓客為何這般high?

 

    第一,因為新人是辦公室同事,大家都熟;第二,平日工作性質『莊嚴神聖』,小孩不乖,另一半嚴肅,大家都生活壓力大,難得此次喜宴,大多數的另一半都被分配去照顧小孩,不克前來;第三,賓客相處時間過長,『超過12小時』,有利於情緒醞釀。

 

什麼?!『超過12小時』?

 

         喜宴預計晚上六點6分在鹿港開動,但我們一行人於早上十點半就從台北出發,按科別搭乘三輛遊覽車,先去台中港晃晃,再參觀鹿港的「白蘭氏健康博物館」,又停車參觀鹿港「臺灣玻璃博物館」,然後還去了三級古蹟文武廟。主辦單位真甘心,一上車先有熱騰騰的士林百合cheese cake ,中午車上發便當,下午再發著名鹿港肉包當點心,晚上吃喜宴。

 

         嘴巴就算塞滿食物,也不能阻止想唱歌的「躍動的心」。H自願當DJ,大家狂點,台語、日語、國語不拘,老歌、民歌、中古歌紛紛出籠;沒有新歌,因為歌本沒有。自己點的,當然要唱,那是責任;別人點的,搶另一隻麥克風助唱,那是樂趣;就算沒麥克風,還是要唱,那是合聲。誇張的是,我們這一車的歌聲從沒停過,就算到休息站要上廁所,也要等歌唱完;回到車上音樂未起,搶麥克風先清唱。

 

        說到喜宴,席開至少50桌吧!桌次擁擠,更顯溫暖,大家互動更熱絡。中部人好客豪爽,每桌不用坐滿10人,8-9都可以。飲料除綠茶、果汁外,先上來的是「58金門高樑」。大家一看傻眼,恐怕會醉太快吧!所以等到「臺灣金牌啤酒」出現,現場一陣歡呼,管它菜還沒上,就開始喝了!菜色也充滿「海口風味」,讓我來回憶一下菜色,前三道菜,是龍蝦沙拉、魚翅湯、干貝,之後因為酒酣耳熱,我只能依稀記得有烏骨全雞湯、小龍蝦、石斑魚、花枝、佛跳牆、湯圓花生甜湯、麻糬。有漏掉的嗎?忘了!

 

    重點是「喝酒」。我們這桌三位男同事,六位女同事,由於那位DJ –H勤於勸酒,大家也認真喝酒,平均兩分鐘開一瓶啤酒,根本沒時間找開瓶器,男同事展現兩瓶直接對開好手藝!本校同仁加學生共十二桌,大家乾過來,敬過去,一下子有科裡的女婿來了,一下子有科裡嫁出去的女兒來了(升主任啦),一下子行政來了,一下子教師會長來,一下子家長會長來,當然還有新郎、新娘來敬酒。有人一杯就讓他打通關,有人則要慢慢折磨他,讓他一個一個乾,否則嗆聲「段考考卷不交啦!」,真不好意思,平常我也覺得臺灣「乾杯」文化真不可取;但那天在現場,我覺得真好玩!我們那一桌,又吵、又盧,喝多少酒?無法計算,只記得到最後一道菜,沒有再送酒,H直接去別桌搜刮殘酒來喝。

 

   

        回程在車上,先點跟酒有關的一系列歌。有趣的是,去時很ㄎ一ㄥ的同事,也願意拿麥克風唱歌了,甚至自動加上舞蹈!酒精的力量真偉大!也點了一堆適合大合唱的,「分享」、「萍聚」、「要拼才會贏」、「舞女」,整車high到不行。晚上約八點半從鹿港發車,十一點15分到學校,一路上當然一直唱、一直唱、唱到最後一秒。

 

   這是我參加過最爽、最瘋狂的婚禮,
因為「天時」(隔天不用上班)、
地利(鹿港喜宴比臺北大飯店親切、易燃)、
人和(都是朝暮相處的同事)。
搭遊覽車,讓男同事放心暢飲,不用擔心酒駕。
說真的,這般喜宴,比自己結婚還開心,
人生難得幾回有!
乎乾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