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去上海看世博之前,心情頗為沈重,以當作是「研習」、「開眼界」的心情前往。因為知道此行人山人海、會因目睹插隊而心情惡劣、走路走到腿斷掉.。但還是要去,而且要帶小孩去看看,因為世界就是競爭如此激烈。

 

    雖說有心理準備,但看到如此波濤洶湧的人潮,還是會嚇到。Vicky就屬於開過眼界的,她說「跟臺北跨年差不多」,所以沒有在怕的。另一個讓我們「目瞪口呆」、「嘆為觀止」的,就是插隊,大陸人不太譴責插隊,反而會微笑讚許,「哇!真厲害!」臺灣人若口出譴責之意,有時會換來「誰推妳阿?是後面的推我」、「怕擠不會回家躺著」、「是你不會排隊」(指隊伍留空隙,製造插隊空間),但到第三天,我們也進化到「不被插隊」,方法是用手扶助欄杆,用背包無辜似的撞想插隊的人,所以有一天聽到後面女士向其家人回報「他們不給讓」,我們心中大喜,終於會排隊了。小孩進化更快,Sunny每逢上下車、上下階梯,一律「橫衝直撞」,能在亂軍中先殺上捷運坐到位子,還故意將腿張開,幫媽媽多占個位子;還因撞像粗魯,被內地人回頭怒罵過兩次。這當然不值得嘉許,只是陳述事實。

 

    世博場面浩大,舉凡硬體建設、軟體內涵,千頭萬緒,真是大工程。單單是看每一館的獨特建築,就讓我覺得不虛此行。就政府能做的部分,我覺得相當了不起,接駁車的密集,地鐵、渡輪的搭配,廁所的質量也都有一定水準,排隊處的雨棚、噴水、電風扇,也算是體貼。餐廳、飲食、飲水的供應,也讓遊客多重選擇。服務人員、志工鞠躬盡瘁,有問必答。各館水準不齊,不是世博單位需要負責的。人多的繁雜,公德心低落讓人不愉快,恐怕上海市長也鞭長莫及。

 

    我不喜歡臺灣館,也沒去排隊。大陸館高聳巨大,活像個宮殿,臺灣館、香港館、澳門館向三個蒜頭般倚附在旁邊,如實反應政治現況。天燈般的螢幕,的確在夜晚時閃耀動人,但以「青花瓷」當主軸畫面,也沒有臺灣的獨特性。館小,一次只能容納40人,讓即使以發預約卷方式,仍得排隊多時(同行中有人拿預約卷還排了三個多鐘頭),「擾民」應該不屬於臺灣待客之道。

 

     但為了上海世博,大陸付出很多代價,砸大錢拼面子。美輪美奐、創新的展館,之後要拆除,跟「環保」主題背道而馳。強制徵收浦東、浦西土地,怨聲四起。為提升上海市容,之前進行市容美化、「粉飾」塗抹;城隍廟煥然一新,但有店家私下抱怨曾「歇業五個月」.。

 

    上海市區觀光,另有一番滋味。我較愛豫園與上海博物館,因為有看頭。浦東陸家嘴金融貿易區,現代化、繁華讓人驚豔;外灘舊租借區,充滿氣質、古典韻味,一江之隔,各有風味。可惜沒時間搭乘黃浦江渡輪,有機會再試試。

 

 

 

    內地的電視節目水平,比臺灣高太多了。宏偉的世界觀,播報新聞關心每一國的事務,盡責的告訴國民,的確有啟迪民智作用。相較之下,臺灣的新聞內容,有「愚民」之嫌,越看越笨。但歌功頌德是一貫伎倆,播報江西水患的重點,是武警如何英勇救人,不見災民哭泣,更聽不到災民怒罵政府畫面。

 

    上海菜對臺灣人而言,略鹹與油膩,我個人覺得是不吃也罷。書店的書,售價比臺灣便宜,但字太小,對於我而言太吃力了,裝訂水準不如臺灣(Sunny的老夫子漫畫,翻兩頁即解體;換了一本,一樣下場)。而且,「娛樂性」的書感覺必較少,或許大陸人比較不愛看吧!「打車」是痛苦歷程,據說是司機普遍有錢,不太熱衷賺錢,真不知為何不多開放50000輛?

 

    一定要提一件「不可思議」的事情,我聊天的「老上海」司機,都不曾聽過「四行倉庫」,還回問:

 

 

「港台來的,老是問啥『四行倉庫』?」

 

 

    對於楊惠敏、謝晉元團長、八百壯士,當然都是「前所未聞」?我得要花點時間研究研究,究竟是八年抗戰歷史國共各自表述?或又一段國民黨杜造的神話,如同被抓包的「太原500完人事件」??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