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過年前,間斷性發生牙齦腫脹、疼痛,但好像只要睡久一點就好了。去看牙醫時,已不是最腫的時候,常看的李醫生說,不能確定我牙齦發炎原因,說如果又痛,再來。

 

 隔半個月,終於又「大痛」,這次不是睡久一點可以矇騙過去的,從下牙齦一直痛到眼窩,張口都困難。我一天內看內科(懷疑自己是三叉神經炎?)、看耳鼻喉科(莫非是鼻竇炎?)大家都說「不能確定病因」。又衝去看牙醫李醫師(因他很難掛號,是我那一天半內看的第三位醫生),他這次照了張X光,說是下牙齦根管「疑似」發炎,非他診所設備所能處理,除非是直接拔掉,不然,要我到大醫院或其他有能力作「顯微手術」的地方醫治。我這下一聽,就知「麻煩大了」,感覺很「恐慌」,當下要李醫生直接推薦適當醫生;李醫生從善如流,單子一寫,我另找名醫白醫生去了。

 

 但電話打去預約,聲音溫柔的助理說要最快兩週後才看得到白醫生,經過我死纏爛打,終於被准插隊在五天後見醫生一面。

 

 終於幸得看到醫生診治爛牙,我提早到達,不敢怠慢,診所氣派,白醫生也是氣宇非凡,文質彬彬。先感恩他說爛牙「有救」,牙齒不用拔。病因是我小學做的根管治療、殺神經(依稀有印象)的後遺症發作,根管塞滿細菌吃掉軟骨、發炎,所以要先敲掉上面做的牙套,再用顯微手術慢慢清,不保證看幾次能好,反正自費包到清好為止。而且更慘的是,這樣的牙齒,我有兩顆。但想到我不願失去牙齒,換來悲慘晚年,當然點頭稱是,全力配合。

 

「但我要去澳洲16天耶?」我小心的問。

 

醫生豪邁回答:「回來再做,多撐一陣子沒問題」

 

「萬一玩到一半又痛起來怎麼辦?」我不安的再問。

 

「帶止痛藥去,4-6小時吃一顆,撐到臺北沒問題」醫生說的信心十足。

 

 所以,我如期去澳洲,帶了一大包止痛藥,另外還聰明的帶去上次看牙醫吃剩的消炎藥。

 

 澳洲好山好水,玩得真開心。但第12天左右,牙齦發漲感覺又開始了,我心中有些不安,能撐到臺北嗎?先按時吞止痛藥。起先有效,不影響玩性;但越來越痛,甚至腫,最後回臺北那一天,左右臉頰已經不對稱了。聰明的我,也自行加吞消炎藥。

 

  回到臺北,當然先打電話預約看牙,不管我說有多緊急,還是得排到三天後,助理要我繼續吃止痛藥即可。

        「那消炎藥呢?」我告知自行吃消炎藥的事。

 

「不是醫生開的,別亂吃;止痛藥就有消炎作用。」助理如是說。

 

 兩天後,見到白醫師,醫生對我仍然略種的臉感到不安,問了過程,下了更重的消炎藥,而且得連吃一星期,「絕對不能停」,他表示「對細菌-除惡務盡,妳吃消炎藥不應該中途停下來」。我抱怨掛不到他的號,多拖兩、三天,他說我應該先去任何一家牙醫診所救急!唉! I learn the lesson.看神醫,要懂得策略應用與進退自如!

 

        下一次看醫生時,消炎藥奏效,臉終於正常了,白醫生才說實話,說我「身體太好,挺得住」,牙髓發炎搞得不好會蜂窩組織炎,然後細菌亂亂跑,下場不堪設想!挖勒!只能說感恩!

 

 敲掉牙套,開始治療,醫生細心、專業、動作溫柔,治療過程並不可怕。但從過年前治療到前天,終於第一顆牙畢業。因為每預約下一次,約要2-3星期,所以等到兩顆牙全解決,再裝上新牙套,約要到八月吧!2010年的半年時光,我終究得要泡在牙醫診間。

 

好累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