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兒子得了H1N1。 

 

就在星期一早上起床,他說喉嚨痛。我量了他體溫,並未發燒,也沒有其他病狀,所以發給他2-3個口罩,打發他去上學。但當天上班時,我隨時瞄手機,隨時準備他被學校退貨。 

 

結果,safe!上了一天課回家,問他情形,說還好,飯照吃,小考照考,也乖乖溫書準備段考。但我量一下體溫,已經37.8。不妙,一定要帶去看醫生。 

 

附近一家耳鼻喉科,掛到60多號,拖到晚上10點才看到醫生。去到現場,才知道要感恩,那晚一共掛了150多號,我不敢想像醫生要看到幾點。醫生建議快篩,同時六個人排排坐等結果,15分鐘後,「恭喜,中獎了!」護士是這樣幽默的說。 

 

然後被告知克流感、感冒藥、發燒藥使用方式,並且警告5天內不可以上學。我們回家後一片忙亂,忙著安排「陪小孩」事宜,夫妻盡可能配合空堂輪班,不要告訴婆婆,但必要時找阿嬤幫忙,請學校的假,請補習班的假…..。 

 

當天夜裡,才開始發高燒,約整整24小時,都在39-40度間徘徊。接下來兩天後,降到38度左右。剛剛帶去複診,知道惡夢尚未結束,應該到星期天之前都要禁足,因為一方面小孩體力衰弱,必免其他蠢蠢欲動的病毒趁虛入侵;另一方面,好友警告,病快好時,是病毒散播最快時間。

 

小朋友天天盡情看卡通,睡到頭暈才起床,大人則「深怕」被傳染。我們雖給他「獨立」作息空間,但他仍然時時犯規,突然半夜就睡到我身邊,或趁我不注意,就在我床上睡著。拜託!我可沒被「隔離5天」的空間,一想到一週20堂課找啥時間補?我就毛骨悚然。保重,保重,媽媽要堅強,沒有生病空間。

 

史書上說,黑死病流行時,親情淪喪,即使親如兒子得病,父母也逃之夭夭。我深深體會。即使,H1N1致死率不高,但我仍然隨時隨地「閃」我兒子,吼他一定要戴口罩,他用過的電話、遙控器,沒經過酒精消毒,我不敢用。我想,他觀感一定很差吧!但我也莫可奈何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