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上圖:2月4日在東澳海邊檢的石頭,

左上角閃岩、右上片麻岩、

左下硬砂岩、右下大理岩

 

 

    剛從花東環島回來,滿腦子都是漂亮、多變的石頭。不斷回想起王老師聲嘶力竭的講述、小孩聽得似懂非懂、與家長狂記筆記之餘,錄影、照相兼有之的畫面。

 

    石頭是有生命的,石頭不只是石頭。

 

    有一次,在砂卡礑溪邊近照片麻岩,從照相機moniter上,我突然發現,「那不就是我的臉嗎?」斑斑點點、一張花臉!然後再細推敲最近囫圇吞棗的石頭特色,不禁叫人啞然失笑-「這不就是人生嗎?」

 

    沈積岩中,最不堪一擊的就是「頁岩」,就像是年輕、強說愁的年記吧!一場情傷可能就要消瘦、自憐;就像容易受風吹雨打侵蝕般。好一點點的是「砂岩」,應該是出社會的年紀了,可以賺錢裝扮自己,所以砂岩有光澤、有用處(當作石階、墓碑等)。經過職場上幾年打滾,愈來愈精、愈來愈會求表現,這時就有點像「板岩」、「片岩」,有用處(當建材)、有特色和想法(有裂紋、紋路),也越加堅強;但比較衰的,若碰上不可抗拒外力(如金融風暴),仍然會粉身碎骨。

 

    年紀再大一點,四、五十歲的「不惑」、「知天命」年紀,就像是「片麻岩」、「角閃岩」或「硬砂岩」,臉上斑斑點點不可抗拒的,生命強度更加堅韌,智慧風霜浮現(如硬砂岩常夾有白色石英),就是「熟男」、「熟女」階段啦。

 

    邁向人生最高峰,花甲、耳順或「從心所欲、不逾矩」年紀,就像是大理岩、花崗岩,或玄武岩。大理岩,尤其是白色,多像白髮蒼蒼老人,儘管環境多舛,他咬牙隱忍,就算被下切成縱谷,打落牙和血吞。花崗岩,就像固執老頭,貧賤不能移、威武不能屈;被砲彈打,也不會少一角。玄武岩,黑黑外表,像老人不起眼的外在,佈滿的小小氣孔,像老人坑坑巴巴的臉頰;但不要小看,他可不是軟腳蝦,是道道地地的硬架子。

 

    聖嚴法師佳言: 「生命的意義是為了服務,生活的價值是為了奉獻。」一塊歷經數百萬年風霜的石頭,靜靜的躺在沙灘一角,或埋在地層下,它在等待。等待識貨者將它帶走,展開下一個「利他」階段;或是等待再一場地殼變動,天翻地覆的淬煉,讓它有機會火浴成鳳凰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