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3

《砂之器1974  /  2H.23m

 

1974年製作、野村芳太郎導演、橋本忍、山田洋次劇本;

根據松本清張(1909-1992)1961作品改編。

 

    「非常偉大」的作品-我深深感動,也覺得人活著就是為了看這般偉大作品!

 

    這電影拍於1974年,描述時代背景1971年。故事有推理、人倫、希臘式悲劇,無奈的「宿命」,交織排山導海般鋼琴協奏曲沈重琴音流瀉而出,看完不感動,恐怕是個盆栽吧!

 

    我超喜歡影片裡「像回到小時候」的時空背景。舊式電扇也吹不走六月炙熱,人人用手帕擦汗、揮扇子的畫面,那個沒有冷氣機的時代,我都快忘記了。服裝、轉盤電話、凸版印刷報紙、慢慢搖火車、公車、汽車,還不懂戒菸重要性的時代,理直氣壯吞雲吐霧。這不是「搭景」,本來就是1970拍攝,就現在角度看來,也是某種程度的紀錄片。

 

    鄉下風光,樸實,也如畫。隨著追線索,畫面去到北海道、熱海、石川縣、伊勢,也隨著湘吉帶著秀雄流浪兩年,櫻花盛開、夕陽、海濱、山谷,看得我心驚啊!尤其是「龜嵩」的小神社,那古樸的狛犬、鳥居,三木謙一警員的腳踏車,穿梭在田野,那畫面之美,勝過宮崎駿畫得「龍貓」,不知在當今日本鄉間,還找得到這般美景嗎??

 

    痲瘋病父親與貧困交加,讓一個小孩不認為世界上有「快樂」存在。從出世,就是劫難,每天的生活只有不幸與難堪,被收養的幸福,也不夠真實,如砂之器,破碎的心靈,即使穿全新衣服、吃一碗碗白米飯、泡熱騰騰的熱水澡,也撐不起過好日子的心安理得。流浪、隱藏身份與碰上二戰時大阪大轟炸的人口紊亂缺口,為自己特製一個新身份,重新振作過日子,追求幸福日子,應該沒有錯啊!!

 

    可是警察也沒錯啊!急著帶新身份的「由紀江」與去見痲瘋爸爸最後一面,當年他們父子情深畫面歷歷在目,任誰都會想要形塑這個圓滿。但,剛攀附豪門、前途似錦的鋼琴家,若跟痲瘋病、詐騙畫上等號,是多麽不搭;奮鬥多年的翻身機會,就這樣消失,多令人不甘!!

 

    偉大的情節,這像這樣,沒有人有錯,卻犯下滔天大罪、有人因此遺憾終生、身敗名裂。「宿命」啊!是上天在嘲弄有人不配得到幸福,還是說父母子女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,永遠如影隨形。

 

    看這電影,我哭得「很痛快」。父子孤單的浪跡天涯那段,一定要哭;父子分離時也要哭;男孩追火車,還得哭;男孩離家出走時,我繼續哭;痲瘋老人不願認照片裡英挺的兒子,我的淚水更是嘩啦嘩啦掉。

 

s2  

    但哭完,有一種大徹大悟、進階的快感。古希臘人已知道人鬥不過命運,以前書上看到的「悲劇心理學」,我這時真的有領悟,一齣偉大的戲,讓我們壯大、謙虛、與樂天知命,往天人合一角度繼續前進。淚水正好洗滌眼睛,看我們看得更透遠。

 

    戲裡唯一讓我「嚇到」的是,酒家女麗子,不就小產血崩嘛,也沒啥耽擱就送醫院了,居然送到醫院後一下下就掛了!當然醫療技術真可怕!!倒是兩位刑警運用科技辦案-血液透析與採指紋,是破案關鍵,應該是當時的大技術喔!!

s4   

    還要去找更多的「砂之器」來看-讓悲劇來鍛鍊我的心志...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