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5230838.jpeg

    (路邊輕易可見仙人掌果)

 

多變環境,讓植物也呈現多元

乾涸沙漠裡的木麻黃,荒丘上的仙人掌,增添綠意;市場有賣仙人掌果攤車,我們整團撲上,跟蜜蜂搶食。隨處可見的橄欖樹、椰棗樹(或其他棕櫚樹)是主流,而且我們到達時正逢結果,滿目盡是豐盈;到處在賣、每天都吃得的橄欖、椰棗,也提醒我們身處異鄉。來到摩洛哥,當然不能不提及阿甘樹,遠看樹冠像一朵朵綠花椰菜,近看羊兒上樹,雖知羊群可能是「被上樹」,但第一次目睹,還是興奮不已!城市中,街道樹常見桑樹、美人樹、木綿、藍花楹,突然炸開一撮花團錦簇~往往是怒放的九重葛。途中經過Ifrane,海拔1600公尺,昔日是法國人思鄉的秘密基地,走進這座城市彷如一般歐洲小鎮,法國梧桐、椴樹、七葉樹、高聳的松樹林穿插在尖屋頂當中,在這不斷問自己,這裏真的是非洲嗎?

L5240006.jpeg

   (仙人掌果有次,我們只負責吃,削果皮要練過)

 

 

城市多元,萬種風情

L5230695.jpeg

 (藍色蕭安,今日仕網美追逐地,其實以前是摩爾人避難所)

 

晴天旅行社的安排,以卡薩布蘭加為起點,向北、往右、往南,沿者大西洋北上,又回到卡薩布蘭加國際機場,正好繞個圈。這樣的安排,去到比較現代化的城市,如首都拉巴特、卡薩布蘭加,離西班牙最近的坦吉爾;去到摩爾人昔日避難所、但也是今日網美追逐的聖地~蕭安。去到四大伊斯蘭古城:菲斯、馬拉喀什、梅克尼斯與拉巴特,在這裏,古城市集、傳統店舖、在狹小巷弄中與驢騾爭道中,甚至夾雜一兩座廢墟皇都,時間在這彷彿已然凍結,過去與現代~淡出淡入。南部城鎮的風情,一言難盡,因靠近撒哈拉沙漠有荒涼地貌,但完整的古城鎮座落在河邊綠洲上,形成「古堡大道」;或像艾本哈度一般屹立山頭,蘆葦結合土塊的建材至今清新可見,都迥異我們對聚落的認識。不要以為近撒哈拉的城盡是荒蕪,像開玩笑般的,冒出馬拉喀什這般大城,全世界最大市集在此,放眼望去不眠廣場多的是慕名而來的觀光客。瀕大西洋岸,古城堡、砲台出現,提醒海權時代時,這裡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。在西南角的艾索維拉,在一群海鷗聒噪聲中,夾雜魚腥味與略鹹的海風,我跟麗瓊兩人等待落日餘暉,這畫面應是我一生中難忘回憶。

IMG_6630.jpeg

   (艾索維拉落日餘暉)

 

不論哪一座城鎮,不論是葡萄牙風格、或阿拉伯王朝或柏柏爾政權,公因數就是清真寺。聽著準時的叫拜廣播,看到路上趕著去禮拜的盛裝人們,老婦人即使膝蓋退化,也堅持一跛一跛上下階梯而去,或許我們不一定能進去清真寺與他們共享阿拉真主的神秘召喚,但同樣對其虔誠信仰感動,就像台灣人對媽祖的崇仰般,這般觸動,重於欣賞清真寺所謂伊斯蘭元素、或啥安達魯西亞火焰哥德。

 

交通工具多元,大開眼界

L5230329.jpeg

 (在卡薩布蘭加體驗坐輕軌)
 

這國家狂,從驢子到高鐵都給力!馬車主要載在觀光客,騾子、驢在古城穿梭,仍忠實地扮演運輸工作,數千年來沈重負擔沒得鬆綁;必要時也見人拉板車。有一回見到車窗外山腳下,一位村婦騎著騾子緩步向前,在前不著村、後不著店的渺無人煙之處,我們都替她煩惱何時才能搖到家啊!在路上常見摩托車、汽車、腳踏車、行人同時與騾爭道,交通混亂程度,完勝台北。站在西北的坦吉爾海邊,肉眼就可看到西班牙,搭渡輪一個半鐘頭就可到歐洲;也可以直接將車子開上渡輪,非洲與歐洲形成一日生活圈。當然有鐵路,隨著這幾年國王穆罕默德六世認真建設,高速公路、輕軌、高鐵陸續完成,縮短南北差距。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