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回大學母校參加研習,距離上一次返校應該是十年前參加暑修時吧!搭捷運返回母校,路途新鮮,有別於過去搭公車、或開車的氛圍。進入校園見到校園的舊式建築,突然往事歷歷在目,如大一新生體檢的健康中心,還記得當年我十八歲時,體重46公斤;首度開戶的郵局,為了是每月存公費;日治時就興建的禮堂,現在是古蹟之一;維也納森林,是一堆同窗拍畢業照時嘻笑所在….!說真的,回到母校,心情有些悸動,不知是回想起當年生活片段陷入回憶,或感嘆時光飛逝,在稚嫩的學弟妹臉龐彷彿看到過去的我。

 

先找到同事C與Y,開開心心坐一起,可以隨時對演講偷偷發表評論。更開心的是發現舊同事K,一年不見,如隔三秋,除了聽演講外,我們把握每一分、每一秒聊天。學姐、老師一一出現,寒暄、敘舊,真的像是系上大拜拜,熱鬧極了。

 

還有更令人「驚喜」的,主辦單位將與會者準備一堆餐食。早上十點多第一場演講結束,先來「茶敘」,從蛋糕、壽司、蘿蔔糕、三明治、咖啡、果汁樣樣不少。中午十二點,再送上便當、養樂多。下午三點多,又一場茶敘,這次以水果、布丁為主力。五點多閉幕、簽退時,每人還拎走一個餐盒。天啊!我做月子時都沒吃這麼好!

 

研習的主題是歷史教育,來自各大學、高中的學者專家賣力演出,點出現今教育窘況。我很開心來參加此研習,瞭解受苦受難的人,原來不只我一個。高一中國史課程濃縮太厲害,壓榨每一位歷史老師,上課上到氣短,K說她因每堂下課都要吃一顆喉糖,所以已經變成月亮臉了。國中教太少,高中直接講制度、文化、經濟、專題,讓課程離「有趣」很遠很遠,學生基礎知識不足,老師彷彿將房子蓋在沙堆中。學生抱怨學得吃力,老師則恐慌課程教不完,但也沒膽子少上一點,因為學測、指考內容包山包海,我們也不想誤人子弟。大考題目,要嘛簡單到考不出程度(如今年學測),有時難到讓老師充滿無力感、學生欲哭無力(如93年頂標49分),向大考中心抗議,是狗吠火車,因他們不受監督,為所欲為。「九五課綱」人人罵,但下一個課綱不知何時能出爐?明明是不好的課綱,老師、學生皆痛苦,但大官虎只想拖延,最好避免碰觸此燙手山芋。

 

雖然現實環境不盡如意,但看到這樣多同業都在關心,不管未來教育環境會不會改善,但至少不孤單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