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年前檢查骨質疏鬆時,檢驗師用不帶感情、職業性的語氣,快速的跟我說:「妳開始有骨質疏鬆,三種東西不要喝:咖啡、茶&酒。」天啊,比算命還準,這些都是我的最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實當「人」還挺有樂趣的,什麼心情、什麼環境,可以搭不同飲品。就我個人而言,早晨起床,一杯咖啡是一定不能少的,否則,一天的工作無法展開,頭腦無法開機。忘了從何時開始,喝咖啡就習慣不加糖,現在更厲害,連奶精都省了。可能就如蔣勳所言,年紀越大,越能體會「苦味」的深沈韻味;人生何嘗不苦,就靠咖啡來提味吧。懷孕、做月子時,最痛苦的事就是不能碰咖啡,說是會刺激小北鼻,那幾個月,簡直在坐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喝茶,也可以怡情。若有時間能耐心的泡高山茶、烏龍茶,看茶葉抒展,茶香竄出,茶湯入喉,這個程序令人期待。前幾天去木柵買了鐵觀音,今天下午就迫不及待泡來試試,看著偏紅的茶湯,啜飲帶似水果芳香的茶味,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,我不禁有些迷惘,忘了上一回喝鐵觀音是何時?跟誰?

 

 普洱茶是也可以接受啦,但喝完太容易餓,餓得難耐,會如惡狼般撲上食物。很固執的,討厭包種茶與香片,前者,沒味道;後者,花味壓過茶香,喧賓奪主。紅茶OK啦,只要茶味不要太淡。英式下午茶,是假裝貴族品味、享受人生必要的排場,若能碰上好朋友,聊宇宙聊人生,就更好了。上回學校運動會時,請學生喝五十嵐的飲料,在烈日下跟高一生暢飲葡萄柚綠,也是痛快淋漓之事。我的品味range很寬鬆的,沒時間時,較好的「茶包」也是可以接受啦!

 

說到酒,心情就更high了。夏日,冰箱一定要備有啤酒。有一陣子,迷戀海泥根;後來回歸本土,「台灣金牌」最合味。去年夏天在比利時,天天品味不同啤酒,印象最深刻的是try了酒精濃度13的啤酒,真是人生樂事!但周杰倫唱「啤酒傷身體」,可能是真的,去年夏天啤酒喝太多,今年冬天喉嚨咳個不停,拖好久才好,可能有因果關係吧。

 

傳說,葡萄酒可降低心血管疾病,那更是要喝它的最佳理由。晚上在電視機前面墮落看日劇、或美國影集,若有紅酒加上零食陪襯,更是美事一樁。睡前在床頭看閒書時,配上紅酒,心情舒暢,當晚必一覺到天亮。以前寫報告時,會來杯啤酒或葡萄酒,文思頓時泉湧,迅速完成作業;咖啡只能讓我清醒,酒精才能給我靈感。那四年暑修,以第一名成績畢業,酒精的貢獻應該不少。去姊姊家,一群姊妹掏暢飲cosco紅酒,那種快樂氛圍,難以忘懷。跟同事去KTV唱歌,大家搶著喝紅酒,喝完臉紅、嗓開,平常唱不到的音也飆上去了!

 

Whisky也是好朋友。記得小學在低年級的時候,跟媽媽說「上學好冷ㄡ」,媽媽一本正經的回答「帶一小瓶whisky去上課,冷的時候喝一口。」當我用懷疑眼光看她時,媽媽又補了一句「登山客都是這樣」。雖然,這瘋狂作法沒有試過,但讓我從小對whisky充滿好感。今年過年前夕,換成老爸一本正經的說「妳知道我咳了很久、很久,看醫生都看不好,越想越煩,乾脆喝杯whisky吧,管它去的!結果,咳嗽反而好了!」我以理性判斷當然不會信啦,說夢嘎!但換成我在過年後咳不完時,某日下午,像著魔似的,我一步步走回娘家,尋找傳說中的whisky,爸爸殷勤從櫥櫃挖出英國Glenfiddich,媽媽提供cheese餅乾,姪女供應水煮花生,我連喝兩杯。結果,咳嗽還真的好了。換成我一本正經的問媽媽:「為什麼我家的人咳嗽要喝whisky?」充滿人生智慧的媽媽回答:「因為我們家的人是『冷咳』!」

 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