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從暑假尾聲、全台最夯的「海角七號」上映後,全台話題不斷,電視訪談節目、廣告、尾牙搶錢、演唱會、新聞版面、段考考題全是他們延燒的話題。去KTV唱歌,可以同時聽到好多包廂此起彼落傳出「無樂不做」的嘶吼聲。小孩子,不論是我教的高中生、家中的小學生,或是同事的幼稚園小娃,不管識字或不識字的,全都對「野玫瑰」、「國境之南」朗朗上口。可以這麼說吧,現在不論在台灣何處,只要「無樂不做」音樂一下,全民會一起「起乩」。

      小兒Sunny看這部電影不下七、八次吧,對其中台詞倒背如流,搞到電影的笑點還沒到,他就先笑了;經典對話-如「阿彌陀佛、我不是土虱,我是水蛙,我沒錢,ㄎㄧㄤ」、「你為什麼欺負我,我一個女生….」更隨時搬出來自己演,或和同學「對台詞」。范逸臣的演唱會,也吵著要去。他參加的學校合唱團,在聖誕節那一天,除了練唱台語版的「聖誕老阿公」之外,還練了「野玫瑰」;我隨時可聽他高歌「男孩看見野玫瑰,荒地上的玫瑰….」。

 

 

我個人因「海角七號」,已經為導演、為社會奉獻了少許鈔票:包括三張電影票、電影原聲帶、一本琴譜。又因敝人人緣好之故,家中「自然而然」出現「好角七號」電影sp清晰版&模糊盜版;上週連續有兩位好友(一位同事與Sunny鋼琴老師),主動借我新出的原版電影與「幕後花序」。

 

為了不辜負朋友美意,我先認真看了小說版的劇本,電影的幕後花序;又像吸鴉片似的欲罷不能,將整電影又看了一次。天哪!居然在尾聲「友子港邊等無愛人」那一段最還掉下眼淚!魏德聖導演實在太厲害,誠如他說的「電影看完,音樂是滿的、情緒是滿的」,包容力強的台灣、恆春,自然而然將原住民、漢人、客家人、日本人融在一起,管他是月琴、口琴、貝斯,恆春古調或舒伯特,通通混在一起,不勉強、不矯揉做作,混然天成。

 

倒是有些減掉的片段,真是遺珠之憾呀!如:喜宴中酒醉的勞馬問馬拉桑「你是客家人,憑什麼賣原住民的小米酒?」….那一段很讚呀,減掉真可惜!還有阿嘉媽媽煮飯,但阿嘉因晚起而奪門而出,留下「苦心白費」的慈母畫面….。如果有機會,將聽聽導演專訪,何以取捨這家畫面?

 

透過DVD,又將五分鐘的「賽德克巴萊」看一次;之前是在You Tube看的,畫面太小,不夠「好看」;看完真是充滿期待,台灣真正的史詩電影即將誕生,將「霧社事件」攻入國際影壇,就靠魏導了!祝他:身體健康,長命百歲。也祝台灣電影,國運昌隆
 
20040325_01.jpg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