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週諸事不宜。

 

     繼我進醫院急診拔魚刺之後一天,換婆婆半夜急診。理由:上廁所跌倒,頭破血流。半夜三點半再度來到榮總,急診室的外科醫生只說「觀察,等明天專科醫生看了才能出院」,護士塗藥、上紗布,上固定網,分一張病床靠牆休息。聽起來似乎家屬我諸多抱怨,其實我哪敢丫,那時婆婆血壓飆到200,那天天氣又冷,擺家裡恐怕更心慌。

 

    我在醫院睡坐了一夜,無法入睡。天亮,解決婆婆、外勞&自己的早餐,順便試驗婆婆會不會吐,有無腦震盪的可能。還要打電話請同事代為請假、處理課務。九點半醫生來,猶豫了一下下,下指令推去做CT,接下來就是檢查、等報告的漫漫時間。結果說是腦子裡有血塊,但不大,不需開刀,或等組織吸收或滲出表皮,回家再觀察。

 

    摔過後的婆婆,「退步得看得見」。腦子更加糊塗,不知所云,或語無倫次,不知今夕何夕,嗜睡,胃口更差,常常有幻覺,看到在美國的大兒子之類的。行動更加顛簸,不能一秒鐘沒人扶持。Parkinsons +憂鬱症+高血壓+跌一跤=???

 

    禍不單行。台中傳來夫家四叔因長期咳嗽治不好,咳到無法入睡,去檢查才發現肺部長一顆腫瘤,CT照過後,應該不是好東西。所以,接下來先換大醫院double check →應該會開刀 →甚至要化療。這條不愉快的路,還是得面對。四叔他一輩子兢兢業業打拼做生意,一輩子為小孩付出,才剛剛「聽規勸」換一輛賓士車犒賞自己,也砸錢購地準備設工廠,計畫讓兒子接棒,人生充滿希望之際,突然自己得回廠保養,錯愕、震驚與遺憾交織阿!

 

    人生無常。

 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