慚愧啊!以為自己很懂淡水的,畢竟小時候還住過重建街的!結果在今天參加輔導團辦的「淡水人文意象之旅」,才發現連古蹟也會「日新月異」,第一站「殻牌倉庫」我就莫宰羊了。

 

偷段關於殼牌倉庫(原英商嘉士洋行倉庫)的網路資訊:

 

位置:位於捷運淡水站出口右側,靠近淡水捷運公園,佔地面積約近3000坪,內有四座大跨距磚造倉庫及三座小型庫房歷史建物物。

 

出處:http://easy.sina.com.tw/scenic/article_contentid-455.html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清咸豐十年(1860年),英法聯軍二次北上,清廷被迫簽訂北京條約,開放滬尾成為通商口岸。清同治元年(1862年),正式設關徵稅後,淡水港迅速成為北台灣第一大港,洋行林立,佔全台貿易量達六成,而以茶葉、煤、樟腦為出口大宗。當時沿著河岸分佈的五大洋行──寶順、德記、水陸、和記、怡記幾乎壟斷整個茶葉出口,而嘉士洋行早年也是以茶葉外銷聞名。


        殼牌公司創辦人馬可仕.薩姆爾(Marcus Samuel)兄弟,於1878年分別在倫敦、日本橫濱成立公司,且與英商洋行建立良好合作關係,引進煤油外銷遠東地區,其主要據點均設油槽。1897年英商殼牌公司將石油生產、油輪、貿易倉儲整合,紀念其父販賣貝殼起家,遂命公司名殼牌運輸貿易公司,並買下嘉士洋行為遠東地區貿易一環。油槽有三座,分別為2500噸、1200噸及60噸。倉庫區內鋪設鐵軌接通淡水火車線,便利貨櫃裝載油品,便開啟嘉士洋行新使命。


        淡水殼牌倉庫,因為各種汽油、煤油所形成濃厚的油臭味,使淡水區人民以「臭油棧」倉庫來稱呼它。1944年4月,日本政府因殼牌集團,屬於敵對同盟國英國及荷蘭所有,下令以敵產名義,強制徵收。同年 10月12日美軍飛機空襲北台灣,2500噸的石油槽與1200噸的煤油槽中彈起火,整整燒了三晝夜才被撲滅。此後殼牌倉庫逐漸沒落,只做為備用倉儲用。

戰後,殼牌倉庫被列為日本政府名下財產,由台灣長官公署接收,成為國有財產。殼牌倉庫則改由母公司亞細亞火油公司積極討回舊有資產,彼此纏訟數十年。


        由於在淡水文史工作人員努力搶救下,鼻仔頭歷史古蹟得免於為興建快速道路的犧牲品。殼牌公司了解當地維護古蹟之意願,遂爽然答應將公司提報為古蹟。2000年6月,臺北縣政府正式公告為縣定古蹟,又因殼牌公司本身認為對文史不具專業,遂將此百年古蹟捐給在地文化社團即淡水文化基金會,同年12月31日正式移交。


        一百多年來,殼牌倉庫數度轉讓,歷經了不同國家的經營使用,也見證了淡水從開港以來的繁盛興衰。也許,在旅人們造訪殼牌倉庫時,可以遙想當年大船入港的磅礡氣勢,拼湊出淡水港當年風光的景象。


建築特色:
        殼牌倉庫過去雖然只是儲藏貨物的地方,但當時卻採用精良的技術興建。其特色,除了顯現「殖民式樣」及因應台灣當地氣候,採用清水磚建築之外,還有以紅磚砌成柱子以支撐三角形的木桁架。這是西式建築中偏好的結構,取其不變形的力學原理,而受樑石也是當時西方最新的建築工法。不過建築樣式雖為外國人所設計,實際上多是由本地的工匠所完成,可以窺見在殖民文化所帶動的建築文化遷移中,無法完全移植,還是需要適應當地狀況。
(文:李天昱)

 

 


   解說老師說昔日倉庫,將轉型為咖啡廳,與文史工作室的教室;再加上書面資料說,旁邊的「水上機場」與「氣象觀測站」將與殻牌倉庫連成一片古蹟區,讓我為未來淡水的人文旅遊,更充滿期待。聽謝德錫老師說,春分、秋分時的落日,正好在淡水河出海口中央(夏至時,落日點在漁人碼頭;冬至時,落日點在林口台地),那在這裡喝咖啡、觀落日,將是浪漫、精彩可期(號稱七月底將完工)。 
 
        經過解說,淡水開港的「意象」頓時鮮活,想像大小船隻可以開到港仔溝,課文上的「天津條約開港」字樣,突然有了生命。另一位許慧明老師補充說,最後一艘油輪入港,是1941年殻牌公司所有的3000噸大傢伙。

 

 

飛逝的時光刷掉許多記憶。

我到高中時還常坐「北淡線鐵路」,還清楚記得假日擁擠、不排隊的人潮,常常在火車進站時,先將包包從窗口丟進去佔位子;傳統的站務人員的白襯衫、灰長褲,也歷歷在目;柴油、枕木特殊味道,吭愣吭愣的火車行經聲音,也遙不可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1997捷運開通,淡水歷經巨變,觀光人潮與新市鎮走向,新的淡水讓人覺得有些陌生。就像今天去到「清水祖師廟」,那是我小時候最常去的廟,進到廟裡,就像回家。但今天去感覺很不好,廟埕任意停放一堆亂七八糟的摩托車,比停車場還不堪;正殿上方硬加了金光閃閃的藻井,左殿也另闢金到刺眼的太歲爺殿&文昌殿,與原先日治時興建的風格,完全不搭

更別說客家廟-鄞山寺,清道光時蓋的廟宇與會館,現在被兩大棟大廈夾殺,看來侷限與令人不安,簡直是慘不忍度!

 

 

 

 

唯有清水街,狹窄、不見天的店面,滾滾人氣與攤販吆喝聲,撲鼻的食物氣味與太多回憶,才讓我覺得「阿!這才是我認識的淡水!」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可能是因心情煩躁吧,再加上有小感冒,在紅樓吃過午餐後,我就脫隊離開。其實我也無法分辨,是沒耐心聽完,還是不忍心走完全程?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
Florence

HI, Florence

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